毕竟,天武猪皇的突然出现,谁也想不到,包括墨非自己在内,不然,他哪儿用得着找功法之魂老爷爷求教?

 关键是,墨非严重怀疑,天武猪皇一直都在关注着他这里,若不是白泽神兽的残存意识突然出现,这位很可能根本就不会露面

 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问题,究竟要不要复活白泽神兽?

 但这个问题貌似从来就不存在,因为他根本别无选择,不答应复活白泽神兽,人家要是就这么将他困在这里不放了,这又该咋整呢?

 虽说白泽神兽意识残缺,力量迟早会耗尽,可谁敢保证人家力量耗尽之前,不会先杀了他,来个大家同归于尽?

 当然,若是天武猪皇愿意出手,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,可看看天武猪皇一副淡定旁观的样子,墨非就没敢指望了

 而且,从一开始,除了喝退帝王应天之外,这位天武猪皇就好像不曾再出过手了

 所以,摆在墨非面前的选择,事实上只有两个

 其一是不答应,然后,等白泽神兽失去耐心后,大家一起死

 其二是答应,也就是冒险复活白泽神兽,然后将自己还有整个万古大陆的生死存亡,全都寄托在白泽神兽复活后的性子上,希望这位将来不会给万古大陆带来任何灾难了

 这两个选择,代表着两种结果,前者是他一个人死,而后者则是有可能整个万古大陆所有人一起死,这让墨非怎么选啊?

 人类小子,老猪我知道你的顾虑,老实说,谨慎点很好,至少不会随便被某些家伙给坑了

 天武猪皇说这话的时候,稍微瞥了一眼远古帝鳄,那意思相当明显了

 远古帝鳄显然也知道天武猪皇这话针对的是谁,可让墨非惊讶的是,面对天武猪皇这个级别的恐怖存在,远古帝鳄居然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,还冲对方冷哼了一声

 拜托,一个白泽神兽就吓得远古帝鳄不要不要的,天武猪皇明摆着就是跟白泽神兽一个层次的存在,甚至比白泽神兽还要可怕,可远古帝鳄居然好像全然不惧,这是几个意思,他怎么有点看不懂了?

 不过,这些都不是重点,当天武猪皇的声音再次响起时,墨非当即就转移了目光,重新看向了天武猪皇,却听天武猪皇语气陡然一转

 不过,反正你也没有选择,那还不如直接帮忙复活它算了

 不就是担心它将来为祸天下吗?那就跟它订立主仆契约,嗯,就制约力最强的那种,奴隶契约吧!

 别告诉我老猪,你连奴隶契约都不懂?

 墨非嘴角抽了抽,却没有反驳,而是疑惑着看向了半空中的白泽神兽

 主仆契约,还是制约力最强的奴隶契约,这固然可以限制白泽神兽,完全不用担心其复活后会乱来

(责任编辑:神算子香港精选资料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mith-schaefer.com/minweidongtai/2021/0114/4063.html

上一篇:都说财不露白,若是别人,别说是十亿,就算一千万一百万的 下一篇:亚伦望向神算子香港精选资料芙罗拉,不解道决定什么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字段已标记*